深圳市医疗系统抗疫先进人物系列报道,20年如一日扎根病毒实验室

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,深圳市疾控中心病原生物研究所(下简称病原所)是深圳市唯一的核酸检测确诊实验室,被业内形容为“一锤定音”实验室。病原所的工作人员是离病毒最近的人,他们在实验室中与病毒近距离接触,通过核酸检测进行取证,揭开病毒真面目。作为呼吸道病毒学专家,1月14日至4月31日期间,从业20年的房师松就如一棵傲立的“青松”一般,奋战在“一锤定音”实验室中与病毒“鏖战”。

检出广东首个确诊病例

1月14日,距离春节还有不到10天的时间,不少市民已经开始为迎接春节做准备。然而,一场没有硝烟的战疫正悄然打响。

1月14日12时40分,病原所接到两份不明原因肺炎疑似病人采样和检测任务,呼吸道病毒监测与检测组的3位成员迅速行动起来。“走,拿上工具,有两个病人要检测。”病原所主任技师房师松和搭档副主任医师武伟华说。而该组组长彭博则进入实验室提前做好检测准备。

在市三院的负压病房内,穿着防护服的房师松、武伟华见到了患者。两名患者是60多岁的老夫妇,夫妻俩在2019年12月底前往武汉探亲,1月4日回到深圳,两人相继发病。“当时,老太太的状态还不错,但老爷爷略感疲惫。我当时就安慰老人说,你们放心,我们会尽快采样检测,争取在春节前可以让你们回家过年。”房师松说,采样结束后,回到实验室是下午4点多,他和武伟华快速穿戴上连体防护服、双层手套、N95口罩、护目镜,与早已做好准备的彭博会合,3人一起在P2生物实验室内展开了紧张而有序的检测工作。

18时50分,两份核酸检测结果都显示阳性。23时45分,广东省疾控中心复核也是阳性。随后,样本被送到中国疾控中心。

“当天晚上7时30分,北京大学深圳医院送来第三份疑似患者的样本,检测结果为阳性。为保证结果准确无误,到医院进行第二次采集样本,结果仍是阳性。”房师松说,一天之内检测出三份核酸阳性样本,他感到一场腥风血雨的硬仗即将来临。

深耕呼吸道病毒学领域

2001年3月至今,房师松一直在市疾控中心病原所工作,20年如一日扎根实验室,让房师松成为呼吸道病毒领域的专家。

“生命科学研究是21世纪的朝阳产业,当年高考填报志愿时,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这方面的专业,正是因为热爱这个专业,20年来,我始终饱含热情和激情,深耕呼吸道病毒学领域。”房师松表示,他经常勉励年轻医生们,选择了这个职业就要脚踏实地干出一番成绩,他更是立志将呼吸道病毒特别是流感病毒的研究作为事业追求。

2003年,作为一名年轻的医生,房师松参与了市疾控中心抗击非典的战斗。他还曾与禽流感病毒、甲流病毒、H7N9、H5N6等多个病毒正面交锋,相比之下新冠病毒更加“狡猾”。

“疫情期间,每天更新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,这就要求实验室检测100%准确无误,而新冠病毒具有强传染性,除了准确性,我们更加强调检测的安全性,检测人员必须做到谨慎操作、冷静思考。”房师松表示,从生物安全运送箱中拿出样本,检测人员要在生物安全柜中一层层打开包装,动作要慢也要稳,同时每操作一步都要用酒精进行消毒,实验室中有两名检测人员互相配合,以保证操作安全准确,而这些都是需要平时稳扎稳打练就的基本功。

“参与邮轮采样检测是最自豪的事”

在房师松看来,参与“歌诗达·威尼斯”号邮轮采样检测,6000多名旅客成功排除新冠肺炎感染的可能,是这次新冠肺炎疫情战疫中最值得自豪的事。

1月26日凌晨6时,房师松和武伟华接到电话,需要马上出发去邮轮上,为船上的13位发热乘客采集检测样本。“抵达游轮已是上午9点,我们穿上防护服后,开始在游轮上寻找13名发热旅客。游轮一共有6层楼高,为了能快点找到分散在游轮各层的发热旅客,我们爬楼梯找人,本来防护服就密不透风且让人行动不便,再加上爬楼梯,大家更气喘吁吁。”房师松说。

三个小时后,结束采样的房师松回到邮轮的临时办公室,高强度的采样任务让他一头倒在地上。然而,全市人民都盯着游轮旅客的核酸检测结果,短暂休息后,房师松和同事们带着样本火速赶回市疾控中心的实验室。“这一次检测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,万一有旅客确诊了,6000多名乘客该怎么办?为了确保准确性,我们采用了双试剂、双机同时检测,我一刻不停地盯着13个样本的检测结果。”房师松表示,当看到显示屏荧光PCR扩增曲线呈现水平直线,他悬着的心终于落地了。

“17时38分,我马上给工作组打去电话:两种试剂,两台机器出来的结果一模一样,13位旅客的核酸检测结果全部呈阴性。”房师松说,20分钟后,大部分旅客顺利下船,148名有武汉旅行史、居住史、接触史的旅客进行集中隔离,4名发热旅客由负压救护车送至蛇口人民医院隔离观察。2月3日,148人全部解除隔离,4名发热旅客也排除了新冠肺炎感染的可能,意味着这一场惊心动魄的防疫大战圆满结束。

进行新冠病毒的科学研究工作

2月中下旬以来,深圳无新增新冠肺炎本地感染病例,检出的核酸阳性病例也在不断减少,然而国外新冠肺炎疫情形势严峻。“3月12日,我接到前往海关支援的任务,最多的时候一天检测1500份核酸样本。”房师松说。在海关支援通宵,第二天白天他直接回到病原所,再一头扎进P3实验室,继续进行新冠病毒的科学研究工作。支援1个多月,他的头发白了一大半,胡子全白了。

“与核酸检测不同,P3实验室中有着高浓度的新冠病毒,病毒数量可以达到几万倍,这需要更有经验的检验技师进行操作。”房师松表示,他们在P3实验室培养纯株病毒,再进行新冠病毒的感染嗜性、药物筛选、抗体筛选和致病机制等研究。

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,将房师松所在的团队推向市民的视线中,深南大道沿线、机场等LED大屏为最美逆行者点亮,其中就有房师松的“最美面孔”。随着深圳疫情逐渐稳定,房师松也不敢放松警惕,仍然按照最严格的操作流程认真对待每一份核酸样本,坚持用最精湛的技术、最严谨的工作态度无言守护市民健康,不漏检不误检任何份病毒样本,为政府制定防控策略提供提供科学依据和数据支撑。

分享到: 新浪微博 微信 QQ好友 QQ空间 豆瓣

相关新闻

电话咨询

手机直拨:

18344143335

17770953266

微信咨询
微信咨询
分享本页
返回顶部